_蠢源_

活在粉色泡泡里的甜甜
专属于@白临渊.

【全职/男神x你】【周泽楷x你】美丑概念

【周泽楷男你向生贺24h/15h】

续集:点我

【说在前面】:

啊啊啊太悲伤了lof吞我文。一篇迟来的生贺orz

这篇文章和之前我的画风有所不符emmm

因为太想塑造一个可爱的,帅气的,单纯的小周了!!

一起祝小周生日快乐!!!



00

妈妈一直说你是一个对美丑极为敏感的小姑娘。

具体可参见你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那时你还只有五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句话你小时候经常会用在作文里,用于写自己爱美所做出的一系列糗事。

这些事你现在想起来嘴角还会有弯弯的弧度。

因为这些事,好多都是跟周泽楷一起经历的啊。

 

 

01

 

 

“囡囡过来见新邻居呀。”迎着正午的大太阳,你看见妈妈和一对陌生的母子站在楼道旁朝你打招呼,妈妈招手示意你过来。你却犹犹豫豫不敢过去。

你刚刚和楼下小花跳完房子,两股麻花辫早就被跳散;有些碎发黏在脖颈上,两只小短手怎么也顺不好;还有你红扑扑的脸蛋和沾上灰尘的白鞋子。

有点丑。刚刚五岁的你已经迅速做出了判断。

 

“我过来啦——”你故意拖长尾音慢慢朝他们挪过去,靠近的同时不忘理理自己的小碎发,别好领口的蝴蝶结,整整裙子的褶皱。然而这些小动作却在周泽楷对你小幅度的笑了一下之后戛然而止,你握着裙子飘带的手垂在半空。

 

妈妈,这个小哥哥有点好看。

 

小孩子总是没法用最精准的语言表达出内心所想,所以你只是痴痴地盯着这个一直不说话的小男孩。他的眸子里似乎含着一汪清水;脸蛋也是白白的,和你最喜欢的奶油蛋糕的颜色一模一样;头上的小呆毛一翘一翘,比自己现在这个蓬松的发型好看多了,你特别想去拽一拽。

 

于是你真的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使劲揪了揪那根翘起来的头发。

周泽楷无比震惊地看着你,后来你回想起这件事总觉得周泽楷是想用言语表达些什么的,比如“妈妈这个奇怪的人拽得我头好痛”。只可惜那时他还太小,词汇水平也实在有限。

 

于是周泽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你,过了几秒钟,眼睛慢慢笼罩上了一层雾气,水汪汪的,开始一抽一抽地吸气,嘴巴一扁,鼻子一皱——

“呜哇——”

 

 

你急了,你不过是揪了揪那根头发,他为什么就哭了?

当然那个时候的你不知道你自己的力气有多大。

你一心想让周泽楷别哭了,阿姨在一旁看着呢。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以前摔跤的时候妈妈是怎么安慰你的,于是小手一敲脑袋,眼睛一亮,你走到周泽楷面前,双手端端正正地捧起周泽楷圆圆的脸蛋,“吧唧”亲了一口。

 

“哇——”周泽楷哭得更厉害了。

你也更慌张了,一转头,看到自己妈妈和漂亮阿姨脸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

 

 

02

 

 

如果放在几十年前,北京还是四合院,上海还是石库门的时候,邻里间的关系是相当融洽的,小朋友们在院子里玩捉迷藏,跳皮筋,滚铁圈……

在现在,你唯一的玩物就是那只芭比娃娃,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和邻居真的没什么好谈的。

直到周泽楷搬来。

 

自从你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周泽楷之后,你妈妈将这件事解释为“幼龄小孩对美的渴望”,好在那位漂亮阿姨也不打算计较,而是笑眯眯地夸你肉肉的真可爱。你却为这句话暗自伤心了好久,毕竟,被夸好看什么的比被夸可爱更让你觉得开心。

 

不可以被夸肉肉的,只可以被夸好漂亮!这就是小学二年级的你来自心底的呐喊。

 

 

很小的时候你就对电脑,信息这一方面初现天赋,这让从事IT行业的爸爸无比兴奋,以为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摩拳擦掌地给你翻出来自己大学时用过的所有教科书,准备让你成为一名理科生。

后来妈妈冷笑一声:“你看好了。”

 

你无师自通地点开百度,输入“减肥”,得意地对爸妈一笑,露出一排小门牙,妈妈摸摸你的头让你快去睡觉,爸爸则是张大了嘴半天都没合拢。

痛心,痛心。

 

 

 

后来你终于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一个方法——喝醋可以减肥。于是你死活拽着周泽楷来到了你家,爸爸面无表情地给你让位。

呵呵,闺女长大了。带了个小帅哥回来,这眼睛长得,这嘴巴长得,这鼻子长得,长得真像他家女婿。

爸爸默默跟自家老婆站在了同一战线。

当然你是不知道的,你只知道周泽楷实在是太好看了。

 

 

你兴奋地跑到厨房倒了满满两碗醋,然后端到周泽楷面前,星星眼看着他。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抖了抖,你猜他是想问这是个啥玩意儿。

“这是醋!喝了可以瘦!”

学校语文课还没有学到近义词反义词,你以为减肥成功的近义词就是瘦。

 

 

虽然这句话放到现在来看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嗯。”周泽楷点点头,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就要端起来喝。

你也端起一碗醋,模仿古代诗人把酒话桑麻,正要一干而尽的时候——

“天啊这不能喝!!!”

 

爸爸一把夺过了你口中的“减肥神器”。

可你只是呆呆地看着周泽楷,毕竟他不是你爸爸亲生的。

他真的,全喝下去了。

 

有时候你很佩服自己的记忆力,时至今日你还记得周泽楷当时的表情。

很难形容。

那是一种五官皱在一起眼睛紧紧闭着想要大叫妈妈快来救我却无法张嘴的痛苦。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

虽然妈妈一直教导周泽楷男孩子不要轻易哭,但是周泽楷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份痛苦了。

 

“哇————”

这次不仅漂亮阿姨来了,帅气叔叔也来了。

你打了个哆嗦。

 

 

这件事以妈妈赔了他一辆玩具汽车,一份零食大礼包,外加生平第一次打你屁股作告终。当然你被打的哭声和周泽楷的哭声是没法比的。

 

 

03

 

 

你和周泽楷幼儿园,小学,中学,乃至之后的高中大学都不是同一个,但是你经常会听到漂亮阿姨和妈妈闲聊。

漂亮阿姨说得最多的是班里小姑娘把他当男神啦,体育很好但是不爱讲话啦,头发太长但是懒得剪啦……

你妈妈说得最多的是今天你数学又没及格啦,班上男生笑你大大咧咧啦,长了这么大连个牙都没换完啦……

 

 

你大概有个假妈妈,这导致以后你每次见到漂亮阿姨都感觉她看你的眼神意味深长。

 

 

 

不过说来奇怪的是,认识这么多年,你和周泽楷居然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和彼此父母用的也都是“邻居哥哥”“邻居妹妹”来称呼。

 

周泽楷第一次主动找你是在某个周日。

“你以前是不是挺懂……”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翘起来的头发。

你眨巴着眼睛表示没懂。

“打扮方面。”

周泽楷有些苦恼地盯着你,头上的呆毛一翘一翘,眼睛很亮,仿佛有钻石一般blingbling。头发果然是长了,刘海垂在睫毛上方。你忍不住想摸一摸,刚伸出手却被他脸色绯红地拽住了。

 

好可爱啊日!!

你咳了咳,假装很冷静的样子:“你想让我帮你搭配衣服?”

“……不是。”周泽楷修长的手指绕了绕耳朵旁的一束头发丝,“头发太毛糙。难受。”

你迅速意会了周泽楷的意思:“让头发变顺滑是吧?这个我懂!前几天我闺蜜刚跟我说用蛋清护发是怎么个流程……”

 

 

04

 

 

当然事后你是很想揍闺蜜的。

然而你闺蜜无辜的表示高估了你的智商,没想到你还真信了。

 

 

05

 

 

总之,急着验证自己在打扮方面的博学多才(?)以及无师自通,你坚持要自己先来试一遍。周泽楷点点头,认真地按你每一个步骤来帮忙。

 

“话说你为什么问我啊,你不记得以前你听了我的话喝了一碗醋的事情吗?”

说完这句话你就想抽自己一巴掌,最讨厌的事就是出丑,还是在那么帅那么帅的周泽楷面前提到自己的童年糗事。

 

 

周泽楷停手,似乎是很认真地想了一会,然后郑重地回答道:“就是信你。”

 

周泽楷为什么你可以在无形之中撩妹啊!!!

 

 

 

“好,现在我就要把水浇下去啦!!”你充满自信地打开莲蓬头。

 

“哗啦啦啦——”

 

 

非常好,蛋清护发没成功,但是蛋花汤做成功了。

你露出一丝僵硬的微笑,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刚刚做了什么。

 

“噗……哈哈哈哈。”

你却听见了周泽楷的笑声。

你愤怒地一扭头本来想指责他笑那么开心干嘛,却愣在了原地。

 

这好像是第一次你看见他那么开心地笑。笑得很灿烂,却无半点嘲讽的意思,他一边笑着一边拿起毛巾开始帮你擦去蛋花,连手都在微微颤抖。

 

你比他矮半个头,盯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愣了一会神,也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真奇怪啊,以前出糗了第一反应都是躲起来,这一次你却能一起开心的自嘲。

 

 

06

 

 

其实从那次蛋花事件之后你和周泽楷的交集就没多少了,最多也只是放学遇见时打打招呼。周泽楷偶尔会对你说声早,更多时候则是笑一下就擦肩而过。升入高中后见面的机会也渐渐少了,两个人都早出晚归,新学校也相隔很远,再也没有出现过妈妈让你和周泽楷在漆黑的夜里一起回家壮胆的事情了。

 

 

直到某一个黄昏,你放学回家看到了周泽楷的班主任。

 

“他是一个很乖的孩子,作为班主任我真的是不太理解,一定要送他去打游戏吗?”

“王老师,我很理解你。但是这孩子,虽然什么话都闷在心里,却有自己的主见,这件事情我们家里也讨论了很久,最终尊重他的想法。谢谢王老师啊,帮我们处理退学事宜。”

 

楼道下漂亮阿姨和那位齐肩短发的女人正在交谈,你站在周泽楷旁边,用胳膊肘碰碰他:“你要退学……去干什么?”

 

 

话说出口你才发现这嗓音是连自己都不曾料到的颤抖。

“打荣耀。”周泽楷言简意赅地回答,好看的手握着一张账号卡。

 

 

 

你自然知道荣耀,风靡大半个中国的网游,经常在超市看到带有“GLORY”字样的logo。加入职业战队大概是每个荣耀玩家的梦想,你一直觉得那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只是你没想到,身边的人离它竟然会如此之近。

 

“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大概吧。”周泽楷低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清此刻他眼里的神采。

 

 

 

你突然靠近周泽楷,撩起他的刘海,在他讶异的眼神注视下红了脸。

“头发太长了,该剪剪了。”

 

啊该死我都说了些什么。

在你忍不住想捶自己脑袋的时候,周泽楷突然开口说道:“蛋清护发……还是用冷水比较好吧。”

 

……这种事还提什么啊。

你有些恼羞成怒的抬起头,却看到周泽楷微微带着笑意的眼神,和那天站在满身狼籍的你的面前一样。如同春风一般带着温柔。

 

 

原来已经三年过去了呀。

 

“那我走了啊,以后你要是上电视了什么的,一定要告诉我啊。苟富贵勿相忘。”

说完你就飞快跑上了楼,是想掩盖自己的不舍还是鼻子发酸的窘样,那时的你早已忘记。

 

 

 

只记得后来你真的没有再和周泽楷联系过了,那个仓皇跑向家门口的小小身影大概是你给周泽楷留下的最后记忆吧。

 

 

07

 

 

然而你对于周泽楷的思念却从没有停止过,它像一个沉甸甸的黑木箱子存放在心房的一个角落。无关痛痒却又在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

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音都像是钟楼的钟声,一下一下敲打在心脏,不疼,回音却闷闷地在脑海回响。

 

有些人大概就只是为了给你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撒入一包糖,让你变得终于开心起来,眉眼之间尽是按耐不住的喜悦之时消失。

 

你在哪里呀?那么多的思念,我想请你听一听。

 

08               

 

 

又是一个秋天,你赖在沙发上看着综艺节目哈哈大笑,妈妈和老爸逛街去了,留你一个人待在家里。

 

窗外的梧桐树叶早就开始飘落,余光所及之处全是亮眼的橙色,晃得你心烦。

 

拿遥控器,换台。

“现在出场的是轮回战队的一名新人,名叫周泽楷,职业是神枪手……”

 

 

你的眼神定在那里。

沉默的少年,对着镜头仍有点腼腆,头发还是微长,但是那明亮的眼神却没有被遮住。对着观众席举了个躬,你听着解说大赞特赞周泽楷的帅气,不知怎的有点想哭。

原来你叫周泽楷啊。

 

 

心跳不争气地迅速飙升,你仿佛又看到当年那个被你弄哭的小男孩站在你面前,明明眼睛通红却还是听阿姨的话对你说“没关系”,握紧的小拳头让你以为他要打你,事实上那只不过是他抑制哭声的办法。

 

 

 

盯着电视默默看了几秒,你突然抓起钱包冲出家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轮回俱乐部。”

 

 

深秋的寒风总是凌冽,围巾被窗外鼓进来的风吹的高高翻起,你看着飞快闪过的路牌无端愣神,心里默念着“周泽楷”这三个字。

 

 

想见他,现在就想见他。

哪怕会等很久。

 

 

你还记得我吗?


评论(1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