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蠢源_

活在粉色泡泡里的甜甜
专属于@白临渊.

【全职/男神x你】【黄少天x你】殊途同归(上篇)【8h/24h生贺】

*黄少天x你

*奇幻paro 骑士x魔女 

*本文参加生贺活动,全文共1.8w字。此为上篇共8.6k字(可能有人之前看过我放出的6k字,已经删除了orz),如果没有时间一次性看完欢迎点击下面链接分次观看。有时间的话可以直接看链接下的全文啦!

*下篇会在23:00发出   XD

*写的有不好的地方多多包涵!欢迎在评论区或私信指出!

*喜欢请小红心小蓝手!!爱你们!!比心!!!

——————————————————

*然后我要先表白一下(我话真的超多)

 @哈鲁西今天爬墙了吗 哈哈是我大哥,给了我超有用的剧情啊思路啊。哈哈我滴爱!

 @TrappedMonsterOSNE 虹猫熬夜给我看稿子我要给她一万个心!!

 @Oops玖月灼尔 来和我一起签收这只少天啊!!XD


———————链接—————————

00 想来抓我么?随时奉陪

01 火光 自由 皇家骑士

02 不过都是信徒


———————正文—————————

00 想来抓我么?随时奉陪

 

 

天色已晚,位于忒伊斯国中央的梵间城堡依旧热闹。由瑞里神官发起的贵族聚会正在大厅舞池进行,贵族夫人与小姐们身着绫罗绸缎,定制的舞裙凸显出她们姣好的身材,娇羞地答应下英俊青年的共舞邀请。这场景还真是——

 

 

“恶心透了。”所谓贵族聚会,不过是瑞里神官借此扩张声望的一个手段罢了。你看着底下欢声笑语的人们,轻哼一声。

你并没有收到关于这场舞会的邀请函,用脚趾头想也明白瑞里神官不会邀请你。

 

 

一阵风穿过彩窗直直冲着你而来,只穿了一件夜行服的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望着瑞里神官放在神官座上的缁色斗篷,你不禁冷笑。

“隐形。”你对自己脖颈上挂着的钻石项链低语了一句。看着银色的光将你吞没,你满意地点点头,从窗户上一跃而下——

 

 

 

“魔法没有白学。”你轻巧的穿过奢靡的贵族们,她们身上传来的香水气味令你鼻痒。今夜似乎真的是狂欢的象征,连平时严苛谨慎的守卫也放松了警惕,你毫不费力地夺走了他那件斗篷。

你很清楚瑞里神官那件斗篷是怎么来的:取绿言森林中极为罕见的黑狮毛发和六滴心头血,用光羽谷的魔法火炉锻造而成。

 

黑狮是国王亲口下令永不得捕杀的魔兽,瑞里神官连这都敢违反,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不屑地朝不远处正和一位颇有姿色的女人喝交杯酒的瑞里神官竖起两个中指。

你将斗篷披在自己身上,感到周遭的温度都升高不少。“黑狮的毛皮果然抗寒,难怪有无数人觊觎着它。”忒伊斯国常年冰雪,能有个晴天已近乎奇迹。

 

“翅膀。”你打了个响指,身后浮现出翅膀形状的金色光点,虽薄如蝉翼,却拥有着带你飞向数千米高空的实体力量。

你飞上大厅最上方,坐在水晶吊灯上俯视着众人,决定搞一些破坏,你可没耐心等到舞会结束再夺走瑞里神官的琥珀戒指。

 

再说,这本也不是他的。

五指张开,你轻轻往手心吹了一口气,散发着薄荷香气的浅蓝色粉末便凭空出现。

“睡一觉吧……”你翻转整个手掌,那些粉末便纷纷扬扬地洒下来,落在瑞里神官的酒杯里,优雅贵族的帽檐上,守卫的长剑也没能幸免于此。

 

 

慢慢地,一些贵族无法抵抗住睡意,身子歪歪斜斜地倒在了厚实的地毯上,守卫也握不住那长剑,沉沉睡去,你好笑地看着他们,犹如看一出喜剧。

“国王明明取消了普通人不能学习魔法的禁令,这些人怎的还对魔法师心有忌惮,整天学习剑法拳击有什么用,光羽谷随便挑一个魔法师都能击败你们几百个愚昧之人。”

 

你身下,几百人躺倒在一起,像一幕悲壮的戏剧终章,也像战争过后的战场,不过没有血迹罢了。

你飞身一跃,仔细端详着瑞里神官的脸庞:“年轻有为的瑞里神官……怎么没人知道你其实是个阴险狡诈的狐鼠之徒呢?”你像个小孩啧啧称奇:“这琥珀戒指戴在手上竟也不觉得羞愧吗?”

 

 

你抽出那枚戒指,小心地摩挲。当年伊万神官去光羽谷拜访魔法师一族时,在一棵万年松树前拾到了一枚琥珀,保存完好,成色也属上品。为表凡人与魔法师之情谊,伊万神官将琥珀交还予当时最位高权重的魔法师:海莲娜。海莲娜甚为惊喜,当即就决定把琥珀镶嵌在自己的戒指上。此后凡人与魔法师的往来逐渐增多升温。这一段故事至今还被贵族所津津乐道。

 

 

戒指拿到了,人也耍了,舞会也破坏了。你撤下隐形魔法,心满意足地决定走人。

“喂!那边那个黑乎乎的魔法师!对对对我说你呢!”一个聒噪的声音传来,在一片寂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突兀。

你大惊:“谁?”有谁能躲过那些密集的瞌睡粉?

 

“当然是本剑圣!”一个身影从窗户外跳了进来,“我可是看着你偷走了瑞里神官的斗篷,拿走了他的琥珀戒指哦!我问你啊你和瑞里神官有什么仇啊?我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皇家骑士,我劝你最好投降啊,我可不是吃素的!”那男子把右手握成拳,猛地敲在左掌心,眉毛挑了挑。

“呵呵。”你不打算理睬这个骑士,所谓骑士就是附庸于神官的小可怜,贵族虽然地位比骑士低一等,好歹还有着自由。而骑士只能听从神官下达的命令,“不就是个皇家骑士么。还什么瑞里神官一手带出来的,他能教多好?”

你将琥珀戒指小心戴在手指上,准备走人,依你的法力,对付一个普通的骑士绰绰有余。

 

“擦啦——”那骑士却猛地将剑立于地上,支撑着他一个空翻近了你的身,你骇然一惊,才感到脖子上凉飕飕的。

你的魔法项链被夺走了。

 

这个骑士不能小看。

抱着这样的心思,你再次张开金色翅膀,升到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瑞里神官真是你的老师?他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好本事教人偷袭?”

“别拐着弯讽刺,瑞里神官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你这个魔法师怎会懂得?要我说,你就好好呆在光羽谷吧,整天到晚偷东西诋毁老师,给你们魔法师抹黑,良心不痛吗——”

 

 

话还没说完,你就打断了他:“你误会了,我不是魔法师。”

那骑士一听你的话,惊讶地瞪大双眼:“你是个凡人?那你怎么用魔法用的这么熟练?年满二十才能去学习魔法,看你这样子也才十八岁,违反了条约,你这可是死罪啊!”

 

那人越说越来劲,你心烦不已,如若他也被瞌睡粉放倒,你现在早已在自己的小屋里酣睡了。

 

简直跟……那个小男孩一模一样啊。你再仔细看看他的面孔,忍不住笑了一下。

还真是一点没变。

 

 

“我没空跟你聊天,你要来抓我我随时奉陪,就看你找不找得到我了。”你猛地一扇翅膀,吊灯上燃着的火焰霎那熄灭,大厅陷入一片黑暗。

 

 

“靠!”那骑士像是慌了神。只能听着你巨大翅膀所带来的风声作出反应,“你干什么你别跑!我是奉命来抓你回去的!你等着我一定能抓到你,和一个不会魔法的骑士用魔法你不觉得惭愧吗,我劝你认罪……”

 

“我劝你放弃。”你只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便飞出城堡。路过侧堡那座圆形白塔,你顿了一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瑞里神官派出骑士来杀你,你也不是第一次挑衅这些骑士。只有刚刚那位,只有他,成功夺走了你的项链。之前那几个话都没跟你说上几句就败在了你的魔法之下。

那座白塔是一所档案处,所有退役及在任职的骑士的资料都存放在里面。

 

 

档案馆弥漫着书的墨香,昏暗的灯光下,你再一次催眠了档案处的守卫,开始一排排翻找。

“要不是你夺走了老娘的项链我还会在这里死命翻资料吗……”你恶狠狠地念叨,并且决定下次见到他要狠狠用翅膀扇他的耳光!

 

 

翻了半个小时之后,你总算在一本厚厚的册子里面看到了那张欠扁的脸。

“这样看来……还是有点帅的。”金发黑瞳的少年有着温暖的笑容,小虎牙显得他还有些稚嫩,似乎与他本人的实力并不相符。那一身湛蓝色的骑士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他潇洒无比。你的视线往下一移,“黄少天”这三个字映入你眼帘。

 

“果然是他……”你喃喃。

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小臭屁孩!你“啪”的一下合上书本,把书放回原位,飞出了白塔,淡金色的光芒闪耀着,就算被地面的平民看到,也只会以为是流星。


 

 

很快,就可以回到绿言森林了。你紧了紧身上的缁色斗篷,黑狮的毛发源源不断地散发热量,在忒伊斯国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

但如果这种温暖要以黑狮的生命为代价,你情愿一辈子寒冷。

 

 


01  火光 自由 皇家骑士

 

 

年轻的骑士站在绿言森林的边界,提了提自己手里的剑。

“我一定能行的不就是黑吗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可是皇家骑士……”黄少天不断地自我催眠。

 

相比于舞会的热闹,这里显得尤为清净,此时的天彻彻底底地黑了下来。偶尔从远处传来几声蝙蝠的叫声,近处寒风刮过带起树叶的扑簌声,黄少天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他怕黑啊。

虽然在他还是见习骑士的时候,在古书上了解过绿言森林,传说那是世间最纯洁的地方,魔兽与精灵最初的家。只不过在百年前的一场战争中,由于领地纷争,绿言森林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精灵全部灭亡,古老的精灵咒语也就此失传。魔兽也损失惨重,因此在新一任国王即位时,宣布了保护所有魔兽的命令。

“那是一场专属于魔兽与精灵之间的战争,魔法师尚不能插足,你我凡人便只当个故事听听就罢。只不过他日要是来到绿言森林,千万要记得,对这里的一切都要千万小心,因为它有魔法的气息,而我们只有长剑做庇护。”这是瑞里神官曾告诉黄少天的,他一直记得。

 

 

 

“为了老师,为了老师。我一定要把那个怪盗小姐抓回来让她承认自己的罪行。我可以的只是黑而已!!本剑圣怎么会被这种小事难倒我根本不care……”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迈进了从未接触之地。

 

 

忒伊斯国一共只有三万多人,分为三大居住区:梵间城堡,西斯弗小镇和艾兰小镇。梵间城堡是为皇家人员打造的城堡;艾兰小镇是平民居住之地,想要学习魔法必须有强大的财力做支撑,对平民来说这耗资过多,显然无法承受。但黄少天在你逃走之后已经去翻看了专属于贵族的西斯弗小镇的居民名单,其中根本没有关于你的半点信息。

除开三大居民区,就只有身为交通枢纽的密之海洋;被称为“流放犯人之地”的蚀炎沙漠;有着百万年历史的绿言森林;和魔法师聚集地:光羽谷。

密之海洋距这里几千公里,没有商人才能骑乘的独角兽短短时间根本不可能到达;你说自己不是魔法师,光羽谷自然也不会是你的去处。

这样看来只有蚀炎沙漠和绿言森林最有可能,而到达蚀炎沙漠还要经过绿言森林,黄少天百分之两百的肯定,你就在那里。


 

 

绿言森林树木极多,很难有下脚的地方,根连着根,树枝错综复杂。黄少天很难想象这里可以让人生活。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落脚点,黄少天将剑插在旁边的树干上,后退几步,猛地向前冲刺起跳,踩着剑柄向上腾空的同时用力将剑抽出,树干随之轻颤。反复几次,终于登上了树顶。

 

站在树顶上,黄少天感到一阵眩晕,倒不是恐高,而是真的因为太黑了,除了抬头望见夜空上的繁星和皎洁明月散发出的柔和光芒,和……和远处的一束火光!

 

黄少天一惊,握紧了手中的剑,呼吸有些急促。有火光的地方就代表有生命,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在那里!

他借着月光,飞快地在各个树顶间穿梭,忽视了树下有一双金黄色的瞳仁,发出幽幽的光。

 

 

 

“然而你的消散绝不会是终结,死亡女神也会你哀悼……”木屋旁的一块小空地,念完最后一句悼词,你郑重地将斗篷放入你点起的火焰之中。

视野中,火花“噼里啪啦”燃得正欢,你看着那黑狮皮毛逐渐焦化,变黑……终究是回到了它该去的地方。

多么相似的场景,三年前,女魔法师海莲娜也如这样,被铁链锁在十字架上,随着瑞里神官一声令下,守卫点燃了火把,毫不留情地掷向那个美丽的女人。围观的忒伊斯人或谩骂,或朝着痛苦惨叫的海莲娜扔去石子。那些魔法师也在,他们漠然的站在一旁,没有一个人流泪。当时你才十五岁,你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待你如至亲一般好的人化为黑色的粉末,眼睛被熏出了眼泪,你粗鲁的用手抹去,白净的脸庞立刻染上了几道木炭痕迹。

 

 

“该走了。”有个守卫推了你一把。你丝毫不听,只是满眼通红,死死咬着牙,甚至能听到格格声。一步一步慢慢朝十字架走去,海莲娜的骨灰随风飘散,扬到她深深爱着的国家;扬到密之海洋,连鲸鱼都知晓她的死讯;扬到绿言森林,曾受过她恩惠的阿斯克狐再也没有在忒伊斯国出现过;扬到这世界的每个角落。

你们全都是帮凶。

 

 

 

直到火苗燃伤了你的手指,你才从回忆中惊醒。听到草丛中悉悉索索的声音,猛地回头张开手掌做出攻击的姿势,却见一只阿斯克狐朝你跳过来。

不同于人们认知上狐狸就是狡猾的观点,阿斯克狐一族是“忠诚”的代名词,当年海莲娜魔法师将阿斯克狐的首领从蚀炎沙漠救出,阿斯克狐一族才得以延续。海莲娜在世时,阿斯克狐经常跑到西斯弗小镇和贵族小姐的养宠们嬉戏,她死后,便终日窝在绿言森林不动了。

眼前这只阿斯克狐身子雪白,瞳仁金黄,唯有尾巴橙红似火,有它身子的两倍那么大,敌人攻击时那条尾巴便可以蔽体,扇出强劲十足的风。

阿斯克狐轻巧的跳到你肩膀上,你给它蓬松的尾巴顺毛,听见它在你的耳边小声低语,说的自然不是人类的语言。你在很小的时候,海莲娜曾经喂给你一颗绿色的果子,从那之后,你便有了知晓魔兽语言的能力。

 

“有一个发色金黄的骑士朝这边来了,是瑞里神官的弟子……你多加小心。”阿斯克狐说完这句话便跳回你的木屋,大尾巴遮盖住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果然来了啊,黄少天。你托着腮,说让他来抓我还真的来了,不自量力。你冷哼一声。

那就来瞧瞧我的魔法和凡人的剑术到底谁更胜一筹好了!

 

 

急促的风声越来越近,你听到黄少天朝你赶来时引起的树枝声响,一大群蝙蝠从树林深处飞向夜空。赶在黄少天将剑刺向你的后背时,你脚步点地,一个空翻跳到了黄少天的左后方。

 

“哟怪盗小姐身手不错嘛,居然躲过了我的剑。不错不错,不过你真的能逃脱吗?看剑!”

黄少天出手的速度和嘴炮的功夫有得一拼,还未反应过来他的剑已堪堪擦过你的鬓角,几缕黑发随即落地。

 

“靠。”你低声暗骂,看到之前的专为死去魔兽而燃的火焰已渐渐熄灭,干脆在自己手心生成一团火球,灼热的气流让你的手微微吃痛。

你将那团火朝着黄少天扔过去,却见他忽地笑了一声,大喊一声“上挑”便用剑将那团火扔向近处的一棵榕树。

“没想到吧没想到吧,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骑士最低级的一个本领,你会魔法有什么用,照样败在我的剑之下啦!”黄少天得意地晃晃剑,紧接着又要向你刺来。

 

 

 

“你别说话!!!”你实在忍不住,战斗的时候说话很毁气氛啊!!!

“会引起火灾的你这个笨蛋!”你将手高高抬起,左脚所穿的长靴瞬间加固,狠狠踢开黄少天的那把剑,右手向已经被火牵连到的几颗榕树那一指,瞬间,无数水滴从天而降,汇集成水流将大树浇了个遍。你顺便一脚踢向黄少天的胸口,吟唱一句咒语,紫色的光点汇聚成绳索的模样牢牢捆住将要落地的黄少天。他便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倒立在木屋前,阿斯克狐有点好笑的用爪子戳戳面前这位骑士的脸蛋。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大声抱怨着,因为不能动,他只能忍受阿斯克狐对他的各种调戏,他不断想要尝试挣脱绳索,却无一不以失败告终,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又是倒立,他感到脑袋一阵发晕。

你蹲下来仔细检查大树的伤口,有一颗树的露出的根部已经被烧成炭状,你用双手握住它受伤的地方:“我以大地女神的眼泪将你治愈,疼痛再不会将你伤害——”看着那黑乎乎的一团重新变成深绿色的树根,你头也不回地对一直在吵嚷的黄少天嫌弃道:“堂堂一个皇家骑士,怎么话这么多?”

 

 

“你等着!你用魔法真是太太太卑鄙无耻了!我以瑞里神官的名义——”话还没说完,你一个箭步跨到他面前,右手掐住他的脖子,满意地看着黄少天的脸色逐渐变青,深黑色的瞳仁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别在我面前夸赞那个臭男人,不然我就杀了你。”

 

阿斯克狐颇有气势地帮你嚎叫一声。

 

 

黄少天这人却不识好歹,即使快要不能呼吸也还在为瑞里神官辩护:“不许你……污蔑我的老师……”

你黑色的发丝落在黄少天的脸颊上,他能清晰地看见你染着怒火的眼眸,还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有着几道血痕——拜他的长剑所赐。看着与你甜美外表完全不符的狠戾笑容,黄少天突然很想知道你究竟和他的老师有多大仇。

 

 

 

你看着黄少天坚定的眼神,两人相距过近,鼻息相闻,甚至能看到他眼眸中自己的影子。你突然从心底感到一阵明明白白的悲哀:你瞧,所有人都在说瑞里神官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英明神武教导有方;可提起海莲娜,却始终只有一副鄙夷的神色。

抓住你分心这一时机,黄少天持剑的右手猛地发力,割断了魔法绳索,一个翻滚便逃脱了你的禁锢。

“怎样,我就说魔法斗不过剑术吧?你还死不承认。”黄少天脖颈发青,呼哧喘气,这似乎也挡不了他想说话的欲望。你叹了口气,这人外向的性格倒是很符合你对朋友的期待,如果海莲娜还没去世,你或许能和他成为很好的朋友。

 

 

 

“我们谈谈。”你盘腿坐下,向黄少天发出邀请。

黄少天一愣,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我为什么要和你这个有罪之人谈谈?我疯了吗,我这回来就是要捉你归案的。你还不投降吗?你迟早要败给我的。”

你不多言,继续听着黄少天说着有用没用的废话,明明自己也被魔法绳索折腾得躺在地上移动困难,却还要来和你敌对?这人对瑞里神官真是忠诚。

你一步一步走上前,再次召唤出绳索绑住黄少天,刚刚那一发力割断绳索怕是用了他最后的力气,本来从城堡赶到这里就要耗费不少精力,这次他怎么也不会逃脱了。

 

 

“你不会赢了我的……谁要跟你这个女人谈心聊天……”黄少天分毫不能移动,却还是咬紧牙关说出这些话来挑衅你。

 

 

 

你一个巴掌扇过去,黄少天的右脸立刻显出一个掌印。他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你,仿佛在说这年头还有这么粗暴的对付敌人的方式?

 

不过总算,他没有力气说话了。

你摸上他的盔甲。

 

 

 

黄少天一惊,倒是又发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字节:“我靠……女流氓!”

 

你似笑非笑,斜他一眼,仔仔细细将深蓝色的盔甲看了个遍,最后在黄少天的腰窝这块找到一个方形按钮。

你用力按下去,黄少天身上的盔甲便自动卸了下来,迅速与其他零件组合,最后变成一个行李箱大小的蓝盒子。

阿斯克狐很听你的话,跳下来自动把黄少天手中的剑抽出,和那个蓝盒子一起用尾巴卷走跑进了木屋。

黄少天眼中惊异之情更甚,体力也稍稍恢复了一些:“你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骑士之间的机密知识,连城里的贵族都不知道这个按钮的存在。”

 

 

你耸耸肩:“现在你已经身无寸铁了。我最后问你一遍,我有些话要问你,你回答不回答?不回答我现在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说着,你从随身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抵在黄少天的喉咙口。

 

 

黄少天觉得憋屈死了,从小到大他都是瑞里神官最骄傲的学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女人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他倒是有点好奇你要说些什么,直觉告诉他你身上一定有什么故事。

于是他扯出一个笑容,露出尖尖虎牙,带得脸一阵抽疼,你下手真狠。

 

 

 

“好,我们谈谈。在此之前我先告诉你你要是敢继续对我的老师不敬我就……”

“你真的好烦。”你简直无语了。

 

 

你站起来,把玩着那把小刀,瞥了浑身上下只有一层内裤的黄少天。唔,说实话,这小子身材还不错。紧实的肌肉看得出他在训练时应当非常刻苦,一道从胸口延伸至小腹的疤痕代表他也是上过战场的人。还有这八块腹肌……你觉得你再看下去就真的是黄少天口中所说的女流氓。

 

 

你叹了口气,走回木屋把自己的毛毯抱出来扔到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他现在的状况,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倒像是一个可爱的大男孩了。你想起以前在梵间城堡看到过的一只柯基犬,和这位骑士竟然有点相似之处。

 

 

“第一个问题。”你别过头不去看他,将小刀高高抛出,“瑞里神官已故的情人,你知不知道是谁?”

 

 

 

02  不过都是信徒

    

 

“情人?!”黄少天明显吃了一惊,坐直身子却又因为之前打斗的伤口撕裂而疼的“嘶”了一声。想到自己接下来的答案可能会对老师产生不利,黄少天的措辞也严谨了许多,“我从不知道他还有个情人。”

 

 

听到这句话,你并不吃惊,冷笑了一声继续盘问:“你没在骗我?”谁知道黄少天有没有撒谎。虽然说忒伊斯人崇尚诚信,可对于敌人,真的能遵守这一准则吗?

 

“没有。”黄少天的眼神出奇的坚定,让你不由得微怔。你看看他紧抿着的嘴唇,下颚线绷得直直的,却依旧有底气地看着你。尽管他整个人都缩在毯子里,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看上去有点滑稽,但你能够感受到他是真的把瑞里神官看成自己追寻的路标一般爱戴尊敬,并且无条件的信任。

这样忠诚的人,大概谁都喜欢吧。

 

你沉默下来,决定暂时相信他的话。

“第二个问题呢?你还问不问了问不问了?”黄少天看你相信他了,便有些放松下来,怎么说呢,他总觉得你现在做出来这一副高傲的模样只是假象,他总觉得,你应当是更可爱一点儿的。

大概是因为她和小时候救了自己一命的小妹妹有点像吧。黄少天暗忖。这一份藏了长达十年的感恩导致他见着谁都觉得像她。

 

 

 

你摸了摸空荡荡的脖颈,没有魔法项链的加持,魔力都被削弱不少,不然,黄少天怎会割断那绳索?

“把魔法项链还给我。”你用了一句肯定句。

黄少天意外地挑挑眉:“哦?你是说魔法项链,属于敌人的东西我怎么会还给你呢呵呵呵,来抓你之前我早已把它交给光羽谷的大魔法师啦。”

 

……可以骂脏话么。

你愤恨地一跺脚,看着黄少天,大概是因为他一头蓬松的金毛像极了某种大型犬,呲牙咧嘴想要挑衅你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顽皮的大男孩,你突然没了脾气。

“我可没把你当成敌人。”你叹了口气。

黄少天一听这话却疑惑起来,露出一个玩味的笑:“这句话是怎么说呢?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哈。”

 

 

其实不把他当成敌人的理由很简单,你要报仇的对象自始自终只有瑞里神官一位,黄少天作为蒙在鼓里的骑士,听从老师的指挥也没什么错。所谓无知者无罪,大抵就是如此。

 

“因为你不配。”明明不想跟黄少天一样说垃圾话,你依旧口是心非,顺便望了望已经露出鱼肚白的天空,“小弟弟,瑞里神官大概要醒了吧,一看到戒指和自己的学生都不见了,多疑的他会怎么想呢?”

 

“回去吧。”

黄少天听到这句话很是诧异:“喂喂喂,你就这么放我走了?一般来说不是要打一架打个你死我活才算结束么?你这个,你这个怪盗……”

还蛮奇怪的。

 

 

你叹气。你自然知道黄少天在想什么,确实,以往遇到来抓你的骑士,无一不是死在了你的魔法下。这次居然,就这么轻易地放他走了。

“我不会杀死曾被我救过的小男孩。”你微笑,“如果你还能得到他的信任,记得去档案馆查找一下女魔法师海莲娜的生平。”

 

你自认为,这是对他最后的仁慈了。

大概是不愿意他一直陷入泥潭吧?所以才给他那些提示。

 

 

 

 

而黄少天也不傻,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反应过来,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你:“你刚刚说什么?你刚刚说你救过我,我……”

 

 

 

数年前的记忆一下子蜂拥而来,带着幼时的稚嫩和约定席卷成柔和的风,黄少天一时失语。模糊印象中,如墨水一般浓稠的黑色长发与你现在掩在帽檐下如海藻般弯曲的卷发重合,小女孩巧笑嫣然的面庞不知何时也被你如今的坚毅的面容替代。

 

“是你?真的是你?”黄少天像是不相信一般,连续追问。

“是我呀,我也是听你说了这么多话才认出你的。还有谁的话能这么多?”你笑咪咪地回答,果然看到黄少天黑了脸。

 

 

“那,那当时你身边的是明明是大魔法师海莲娜……你什么意思啊,还有你一开始问我的那个问题。该不会她就是?”黄少天惊地倒吸一口气,你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脑袋。

“她是瑞里神官当时的恋人啊,我是她的弟子。”

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故事么?


评论(6)

热度(79)